当前位置 > 彩客网论坛 > 综合资讯

儿童数字阅读平台进军纸质出版,会有多大可能?

来源:出版商务网 李富阳     发布日期:2020-01-22 14:10:09
  如果说,前些年是数字出版平台纷纷崛起的年头,知识产品从线下走到线上,那么这两年,随着线上知识服务市场的不断饱和,许多线上数字出版平台又开始了新一轮找寻变现途径的过程,其中,回归传统纸质出版,将线上知识产品重新转移到线下成为一些平台的选择。

  作为目前国内最大的儿童数字阅读平台——KaDa故事,也已向纸质出版领域进军。其2018年开设的麦芽糖绘本工作室,依托线上数据孵化开发选题,出品的第一套系列图书“童读”——《中国民间故事》《世界经典童话》,销售码洋达1500万,其版权还输送至东南亚,与企鹅兰登书屋达成版权协议。

  这个依托儿童数字出版平台的绘本工作室,相较传统出版机构,会有什么不同?其利用数据孵化选题的方式,又能给行业带来多大的可能?

  制作,“要求可能比一些出版社还高”

  谈起成立麦芽糖工作室的初衷,据麦芽糖绘本的主要负责人,CGO杨波介绍,2018年,KaDa故事的线上用户量已经超过2000万,但当时平台上都是合作的出版机构的内容,出于长远发展的考虑,产出原创内容势在必行,麦芽糖绘本工作室也由此诞生。

  杨波以前在国内一家大型的文娱平台工作,主要负责版权运营。从文娱到绘本,难免让人感觉“跨的界有点儿大”。虽然是完全不同的领域,但在杨波看来,版权运营和绘本出版,核心的东西实际上是一致的,即对于好内容的坚持。而好内容,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团队成员的专业与热爱。

  虽然麦芽糖绘本工作室的成立时间不长,但是工作人员都是少儿出版的“老江湖”了。杨波介绍,工作室一共10人,5位策划编辑都在少儿出版业内有着多年的工作经验。这样的团队设置,为内容的把关提供了保驾护航的作用。团队规模虽然不大,但是在对内容的打磨上始终秉持着高标准和高要求,甚至让一些作者忍不住“吐槽”:比一些出版社的要求还高。总编辑刘瑞是插画师出身,因为是从创作方转向出版方,也因此,她对创作者的心境非常了解。这也让她明白当创作者出现质疑时,一定要进行及时的沟通。她觉得,从创作者到出版方的转变,实际上就相当于甲方和乙方的角色置换。乙方一定要明白甲方需要的是什么,而甲方也要想乙方阐明产品的定位以及方向。因此,在面临作者提出的“要求太高”的“小埋怨”时,麦芽糖工作室的团队总会不遗余力地进行沟通,在对方改进后,及时将良好的用户反馈呈现给作者,建立与作者之间的深层合作关系。

  不过这也让人好奇,麦芽糖的内容要求到底高在哪?对此,刘瑞表示,麦芽糖绘本工作室出品的绘本无论是从文字还是绘画,走的都是完全“不同”的路线,不随波逐流,同时兼具品质。以“中国民间故事”系列中的“姜太公钓鱼”一文为例,传统的故事表现手法都是从姜太公的角度进行叙事,但是 麦芽糖绘本工作室的作者却是从鱼的角度出发,对整件故事进行阐述。这种细微之处的亮点,也让麦芽糖绘本工作室出品的“中国民间故事系列”一经面世,便获得了市场的亲睐,在大量类似主题的绘本中脱颖而出。

  优势:数据服务作者和选题

  目前麦芽糖绘本工作室的原创绘本选题主要是中国传统文化系列。第一个系列有40册,过去一年,麦芽糖绘本工作室已经合作了20多位优秀的插画师和作者,其中不乏 丰子恺图画书奖获得者陈伟、冰心儿童文学奖的获得者李雪这样的优秀人才。杨波直言,作为新入局者,要想赢得这些优秀创作者的信任在一开始有些困难。不过,KaDa故事平台的数据反馈,给予了麦芽糖绘本工作室很大的支持。

  杨波称数据反馈是对作者的“特色服务”。麦芽糖绘本工作室出版的绘本,拥有纸质版和数字版两个版本。其中的数字版会先于纸质版本上线KaDa故事平台,作品上线后,浏览、点击、阅读、以及付费的数据情况,都可以反馈给作家。作家利用这些数据可以反哺创作,这是传统出版机构所不具备的优势。除了能给作家及时的数据反馈,另一方面,内容先经过数字平台的检验,也可以为线下出版提供数据参考,帮助线下发行团队进行选题评估,制定未来的销售策略。

  因为内容会用两种形式进行呈现,线上线下还可以进行联动推广。对于线上已经阅读过该书或者想要阅读该书的读者,在纸质书出版之后,KaDa故事会为其提供专门购买纸质图书的通道,助力纸质书的销售。杨波说,“这样两种形式的出版,实际为作者提供了3方面收益的保障”:纸质图书的出版收益、KaDa故事平台数字内容的变现收益,以及版权授权输出的收益。以中国民间故事系列为例,这套图书产生的收益既有版权收益,还有KaDa故事平台的付费阅读收益,以及对外授权得到的版权收益。

  数据,除了服务作者,更在于服务选题。就原创绘本而言,之所以选择中国民间故事, 除了社会效益的考量,也有平台上数据反馈的因素在。杨波说,麦芽糖绘本工作室的选题确定从来不靠编辑的直觉。每一个选题的制定,都有着大量的数据支撑。

  KaDa故事有一个数据分析的系统,可以观测到读者频繁阅读的绘本类别以及绘本的销售情况。“一些图书可能因为出版社的发行能力有限,抑制了其真正的销售潜力,但KaDa故事的平台是非常公平的,所有用户都可以看到这本书,什么样的书能真正受到小朋友的欢迎,能够让家长有意愿进行付费购买,都一目了然。”

  基于这样的数据,绘本工作室的团队会确定几个选题方向,对于热门的选题,再进行二级分类。杨波以交通类的图书举例,交通类中到底什么样的细分类别绘本会受到读者欢迎,运营人员会用标签进行画像,而麦芽糖绘本工作室的编辑会从中策划一些选题,交由评审委员会进行评审。

  据杨波介绍,这个评审委员会由以下几方面的人员构成:教研员、编辑、运营以及商务。之所以设置这样的评审委员会,实际上为选题提供了多层面的保障。教研员主要负责审核选题的教育意义,运营的提前介入可以为选题在数字平台上的推广提供保障,而商务则可以从和出版社对接或者版权输出的角度,基于出版社选题需求,或者版权输出合作方的需求,为产品提供一些改进的建议。这样的评估,实际上,为后续的顺利出版提供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  体验,纸质阅读和数字有声阅读双向提供

  谈到未来规划,杨波表示,就原创选题而言,麦芽糖绘本工作室会继续耕耘传统文化的选题。除此之外,麦芽糖绘本工作室还会考虑开发一些知识性的以及实用性的绘本。这些方向也是目前在KaDa故事平台上相对受欢迎的选题。

  虽然数据服务选题,从头贯彻至尾,但杨波说;“大数据只是帮助,我们把内容展示到用户面前,最终用户能不能看、去重复看,甚至看后面的章节,继续去购买内容,关键还是在于内容的品质和运营,要通过包装和营销让大家看到内容,然后通过品质去吸引用户去产生购买行为,这个非常重要。”

  除了原创的故事绘本,目前麦芽糖绘本工作室也在着手开发一些IP绘本,这是另外一条重要的产品线。其中既有国内传统动画IP比如《黑猫警长》和《宝莲灯》,也有一些国外的大IP如《变形金刚》,但除了这些之外,麦芽糖绘本工作室还致力于挖掘一些潜力股。有些动画IP虽然在国内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力,但在国外已经受到了不少读者的欢迎,并且还具备一定的教育意义。这样的IP已经被麦芽糖绘本工作室选中了好几个。比如韩国绘本《小石头》,虽然知名度不高,但在总编辑刘瑞看来,可以让刚进入幼儿园的小朋友缓解入园的焦虑,这样的内容被引进,具备一定的社会价值。

  无论是原创还是IP绘本,因为有着线上数字阅读平台的支持,因此,纸质绘本的封面都带有二维码,读者只需要扫码,即可听到绘本的有声版,这样的设置,可以说,给读者带来了纸质和数字阅读的双向体验。

  这是麦芽糖绘本工作室产品的独家优势。在刘瑞看来,纸质阅读和数字阅读双向提供,可以为读者起到相辅相成的效果,就阅读的意义而言并没有特别大的区别。对此,杨波也说,一些岁数比较小的,比如位于3-6岁之间的读者,他们的识字量有限,而有声读物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不足。

  因为数字版和纸质版是两种不同形式的产品,因此,在产品的宣传营销上,二者既相互带动,也有所区别。就数字绘本的宣传而言,首先,KaDa故事平台会给予推荐位引流,还会安排一些自媒体和新媒体进行宣传。除此之外,据杨波介绍,KaDa故事还有一些可以把控的宣传渠道比如天猫音箱的首屏显示支持,这些都可以为数字绘本的宣传起到很好的曝光效果。而在纸质绘本的营销方面,麦芽糖绘本工作室有着稳定的线下发行代理商,帮助其打理纸质绘本的销售工作。

0

Copyright @ 2013-2019 湖北中图长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鄂ICP备19004605号    To Top 北京快三走势图 利来彩票注册 七星彩走势图 七星彩走势图 北京快3走势图 山东群英会走势图 五分彩app下载 江西快3 彩客网杀号 江西快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