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> 彩客网论坛 > 综合资讯

原创图画书的创作现状与未来方向——以“信谊图画书奖”为中心的讨论

来源:《美术观察》     发布日期:2020-07-31 20:47:00
  【作 者】王林:人民教育出版社

  【摘 要】中国原创图画书从2007年起步,近十余年得到了快速发展,"信谊图画书奖"的设立对中国原创图画书人才的培育有助推之功。文章通过对"信谊图画书奖"设立10年来参赛作品的征集情况以及获奖作品创作特色的分析,呈现原创图画书的发展现状,探寻未来努力的方向。美术院校需要加强对图画书创作规律的研究,让高校成为图画书创作人才的培养基地。

  【关键词】原创图画书;信谊图画书奖;创作现状;未来方向

  中国原创图画书从2007年起步,近十余年得到了快速发展。主要表现在:1、原创图画书作品越来越多。与过去90%以上的图画书为引进版相比,本土原创图画书在近年来所占比例越来越高。2、从事图画书创作的作家、画家越来越多。老一辈的图画书作家如蔡皋、于大武、曹文轩、朱成梁,中青年图画书作家如周翔、九儿、彭懿、保冬妮。更可喜的是,有不少年轻人,尤其在国外学习美术的插画家也加入了图画书创作的行列,如于虹呈、金晓婧、韩煦。3、原创图画书的奖项设置越来越多。目前国内的原创图画书奖主要有:信谊基金会设立的“信谊图画书奖”、陈一心家族基金会设立的“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”、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设立的“图画书时代奖”。这三个奖项中,只有“信谊图画书奖”奖励的是未出版的投稿作品,因此吸引了大批年轻作家、画家的参与。

  “信谊图画书奖”设立于2009年,2010年正式对外收件,至2020年刚好10周年。本文试以10年来“信谊图画书奖”的参赛作品和获奖作品为研究对象,分析中国原创图画书的创作现状与未来方向。

  一、“信谊图画书奖”参赛作品分析

  2009年,信谊基金会和19位来自儿童文学界、教育界、艺术界、阅读推广界的专家、学者共同发起〔1〕,成立了“信谊图画书奖”,该奖每年征奖和颁奖一次。奖项创立的目的是:希望孩子能够看到更多从我们自己的文化语言中生长出来的作品;希望通过这样的平台和优秀的创作者、作品相遇;希望能发掘新人,来鼓励他们、培育他们。奖项分为“图画书创作奖”和“图画书文字创作奖”两类,每类奖设首奖一名、佳作奖一名、入围奖若干名。

  “信谊图画书奖”的评审分为初审和决审,评委也同样来自不同领域。主办方对评委专业背景的考虑,正符合了图画书是一种综合艺术的特点——它需要文学与美术的结合。同时,图画书的阅读对象是儿童,又具有很强的教育特征和儿童阅读心理特点。从每次评审来看,不同评委均能从自己的专业背景出发,对作品发表不同看法,甚至激烈争论。这正是从机制上了保证了优秀作品不会被埋没。

  每届“信谊图画书奖”都会举办隆重的颁奖典礼暨工作坊系列活动。颁奖典礼给予获奖者充分尊重和支持。工作坊系列活动会邀请到不同领域的学者进行主题演讲,为创作者带来不同角度、不同专业领域的思考,开拓他们的眼界。其中有著名作家张大春、文化学者詹宏志,教育专家哈佛大学凯瑟琳•斯诺以及台湾美学研究者宋珮,更有国际极富盛名的图画书大师们,如耳熟能详的五味太郎、山姆•麦克布雷尼、麦克•巴内特等。更可贵的是,主办方还会不定期举办创作工作坊——“评审面对面”活动,由评委和投稿者直接交流,分析作品优劣,讨论修改方向,以提升创作者的图画书创作能力。

  “信谊图画书奖”的收件量基本上是逐届递增的,例如,第一届的收件作品总数为277件,第十届为536件,这反映出越来越多的作者对图画书创作兴趣浓厚,以及奖项影响力的逐渐扩大。值得注意的是,由于评审对参赛稿件的要求非常严格,因此评定出的首奖甚少。在十年的征奖中,获得“图画书创作奖”首奖的仅有三位,获得“图画书文字创作奖”首奖的仅有两位。而且,从获奖到出版,还需要很长的过程,编辑会提出修改意见,创作者要经过多次修改。目前从奖项中已出版的原创图画书有21部。严谨的评审标准和出版程序,保证了“信谊图画书奖”出版图书的品质。

  二、从获奖作品看原创图画书的创作特色

  “信谊图画书奖”创立的重要目的,是搭建优质的平台推动原创图画书的发展,正如信谊基金会董事长张杏如女士所说:“我们固然不能自绝于世界图画书的传统之外,但也要有从自己文化和土地中生长出来的作品,培养我们的孩子成为有文化认同、文化自信的人。”〔2〕“信谊图画书奖”这10届中,可以感受到创作者迸发出愈来愈高的创作热情,常有佳作出现。而获奖作品各有千秋,表现出如下特色:

  (一)植根于传统文化并进行创新性的转化

  中华传统文化为原创图画书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创作资源,举凡先秦寓言、唐传奇、明清志怪小说、童谣、民间传说,都可以改写成图画书脚本。但是,如果只是根据故事原作来画,前辈画家在连环画创作的高峰年代已经做得很多了。对于当代年轻作者而言,必须对传统文化进行创新性的转化,以更加现代的方式吸引儿童阅读。首届获奖作品《进城》(林秀穗/文、廖健宏/图)的故事主线是“父子骑驴”的民间故事。但是,作者在创作时,进行了改写、拼接、重组:把四大名著、民间故事的角色和场景嵌于画中,让读者辨识出中国文化符号。此书黑白的剪纸风格有力地凸显了主题,切合了表达需要,而不是为了“中国元素而中国元素”。第三届佳作奖获奖作品《北冥有鱼》语出《庄子•逍遥游》,但年轻作者刘畅只借用了庄子的开头,将故事转换为一条大鱼和一个小女孩的童年故事。故事使用了“动物报恩型”民间童话的结构,调性却充满了孤独童年的现代情绪。视角的不同转换、素铅绘出的空灵感、横开本的特殊设计,都让人感觉到作者在传统基础上的强力创新。

  (二)植根于中国人的生活并表达中国人的情感

  “信谊图画书奖”倡导原创图画书的目的不是为了文化竞争,而是为了文化多元,让中国的儿童甚至国外的儿童理解中国人的生活、情感和思维方式。试想,中国儿童打开图画书,如果看到的都是国外小朋友的形象与生活,将会留下什么样的知识经验?在此方面,“信谊图画书奖”获奖作品也进行了很好的探索。首届获奖作品《那只深蓝色的鸟是我爸爸》(魏捷/文、何耘之/图)的故事来源于现实生活,既表现了一位爸爸辅导孩子学数学的艰辛与爱意,也反映出“中国式童年”的学业压力。作家将生活经验进行了艺术化的处理,画家笔下这位人到中年,肥胖而疲惫的爸爸形象颇能引起共鸣。第二届获奖作品《棉婆婆睡不着》(廖小琴/文、朱成梁/图)写出了中国老年人的生活状况,写出了老伴之间相互牵挂与相互依赖。作家写出了中国人微妙细腻的情感,画家则用温暖的笔触勾勒出不安的情绪,这是其他文化中的人很难体验的。



廖小琴/文、朱成梁/图 《棉婆婆睡不着》内页 明天出版社 2014

  (三)植根于儿童立场并表现童真童趣

  图画书的阅读对象主要是儿童。儿童不会太在意是否是原创作品,但会在乎作品是否有趣。图画书作家需要有童心,需要通过图文合奏的方式,带领孩子进入图画书的世界。归根结底,图画书不是教育孩子的工具,而是呵护童年的双手。如同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陈伯吹所说,“一个有成就的作家,愿意和儿童站在一起,善于从儿童的角度出发,以儿童的耳朵去听,以儿童的眼睛去看,特别以儿童的心灵去体会”。(《谈儿童文学创作上的几个问题》)第2届获奖作品《公主怎么挖鼻屎》(李卓颖/文、图)在初审和决审时,评委之间的分歧都比较大:有的认为给孩子讲屎尿屁不雅,有的认为对“屎尿屁”的好奇,恰是儿童的心理特点之一。出版后,这本书成为孩子最喜欢的作品之一。公主的高贵与挖鼻屎的“俗气”之间的反差,让孩子读起来一片欢声笑语。第七届获奖作品《抓流星》(贾玉倩、张展/文、图)来自亲子之间的一次想象性的游戏与对话。童稚的想象并没有被斥为胡思乱想,而是成为一次快乐的亲子合作,从而诞生了一部童趣盎然、个性活泼的图画书脚本。纸胶带粘贴的技法透出稚拙,更增添了图画书的表现力。



李卓颖/文、图 《公主怎么挖鼻屎》内页 明天出版社 2017

  以上三方面只是大致概括了“信谊图画书奖”获奖作品的特色,实际上获奖作品远比此丰富。但是,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,“从整体上说,中国原创图画书还在学步阶段”。〔3〕从历届“信谊图画书奖”的收件量到获奖数再到出版数来看,优秀作品数量还不多,原创图画书的创作质量还需提升。

  三、从“信谊图画书奖”看原创图画书的未来方向

  图画书作为儿童文学的一种类型,早已跨越了“小猫叫,小狗跳”的简单阶段,成为一个知识的“富集体”,它所带动的相关知识复杂得惊人,而这种复杂又要以儿童能理解的“简单”表现出来——图画书创作之难大概在此。未来原创图画书的创作,还要在哪些环节加强呢?

  (一)儿童观的更新和图画书意识的加强

  从“信谊图画书奖”投稿作品来看,儿童观仍然是大多数创作者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。很多作品在“儿童观”上有三种偏差:一是把图画书当成自我表达的载体,多为青春期的迷惘与困惑,作品中看不出和儿童对话的意愿;一是把图画书作为“教育”儿童的工具,为了培养儿童的某种品德虚构一个“糖衣药丸”式的故事;一是把儿童对立于成人存在,把童年当成“自由”“纯洁”的“新月之国”,而成人社会则是“狡诈”“虚伪”的代名词。儿童观折射出创作观,作家的情怀、智慧、思索也在儿童观上集中体现。一些作品对童年的思考与回应还浮于表面,缺乏对儿童阅读趣味的带动。

  图画书意识是作家在创作时的运思方式,类似于文体意识,即作者应该自觉意识到图画书创作和散文、小说、诗歌创作的不同。“日本图画书之父”松居直先生曾有“图画书=文×图”的公式,具体来说,图画书应该具有两个基本特征:第一,每一页图画都需要承上启下,儿童可以不借助文字就能读懂故事。所以,图画既不能在平面上重复,又不能跳跃太大,让孩子无法在头脑中形成故事的连贯;第二,画面中要隐藏细节。孩子观察图画和成人不同,成人多是从整体入手,而孩子多从局部和细节入手,喜欢从画面中看到他们熟悉的事物。从投稿者的稿件看,能感觉到他们读过不少图画书,有的甚至能看出借鉴与模仿的痕迹。但是,在图画书的结构、故事的起承转合上有欠缺。有的故事结构散漫,主旨模糊;有的故事每一张画单独看都很好,连起来则有些不知所云。创作者要学会的一个重要技巧是:让图画自己讲故事。

  (二)创新的勇气和情感的共鸣

  部分投稿作品在初审阶段即被淘汰,其原因之一就是题材陈旧、故事老套。无论是丰厚的传统文化积淀,还是中国当代生活的急速变迁,都为创作者提供了创作素材。由素材提炼为生活经验,创作出作品,考验的是作者的思考、才情、选择。目前投稿者需要“创新的勇气”,不落窠臼,别出心裁——毕竟,“信谊图画书奖”的投稿者大都年轻。每一届评委都特别期待创新的作品,四平八稳的作品反而不容易得到青睐。

  优秀的图画书与读者产生共情,让你笑让你哭,甚至不分儿童或成人。有的投稿作品感觉有些“情感荒疏”,不是力不到位,就是用力过猛,难以让读者产生情感共鸣。如同著名图画书作家周翔所说:“从一些作品中可以觑见作者对生活的感受不够深,初看一个故事似乎在写情,可是偏到深情两字冰,缺乏赤子之心。少了内心真情感动朴实的描写,造作的感情很难动人。”情感共鸣不只是故事,还表现在图画上,画面或可爱、或静穆,或喜悦,可以通过造型、色彩等方式达成。

  (三)图文关系的处理和艺术风格的多样性。

  图画书的图文关系是创作者面临的技术难题,也是图画书研究者的重点。美国图画书研究者珍•杜南(Jane Doonan)曾将图文关系分为详述、增强、延伸、补充、矛盾、背离等情况〔4〕。正是图文关系的复杂性,形成了图画书的丰富性。从征稿作品看,作者对图文关系的理解还比较简单,处理比较单一。从根本上讲,就是还没有了解图文合奏的特征。

  纵观世界的图画书创作,无不和各种美术流派紧密联系。例如,安东尼•布朗(Anthony Browne)的超现实主义画风,杨志成(ED Young)的印象主义画风,帕特丽夏•波拉寇(Patricia Polacco)的表现主义画风,白嬉娜的混合介质风格。从投稿作品看,画风还不够丰富。有的作品运用水墨、剪纸等“中国元素”比较生硬,有的作品画风和文字不能互相彰显,有的图画过于表现个人风格。从本质上讲,“图画书的插图好坏,取决于‘插画本身能否充分说明故事’”。〔5〕

  本文通过对“信谊图画书奖”征奖和获奖作品的分析,探究原创图画书已经取得的成就以及还需努力的方向。当然,“信谊图画书奖”不能代表原创图画书的全貌,中国已经有世界水平的图画书产生,如《团圆》《一园青菜成了精》。但是,由于“信谊图画书奖”面对的都是新手作者,大部分作者都是第一次投稿,第一次出书,这样的分析可能更有意义。

  原创图画书的关键环节是创作人才的培养。国内有众多美术院校,它们有完善的美术教学体系。因此,“信谊图画书奖”每届颁奖典礼都坚持和高校特别是美术院校合作,就是希望能带动高校的创作氛围,为中国未来图画书的发展永续力量。

  注释:

  〔1〕19位发起人为:金波、朱永新、曹文轩、高洪波、冯晓霞、周兢、虞永平、梅子涵、方卫平、朱自强、彭懿、俞理、尹少淳、蔡皋、姚红、周翔、杨忠、王林、阿甲。

  〔2〕〔3〕顾军《好书是对孩子最深的祝福——访台湾“幼教之母”张杏如》,文汇读书周报2014年01月01日。

  〔4〕[美] 丹尼丝•I. 马图卡(Denise I.Matulka)著、王志庚译《图画书宝典》,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7年版,第167页。

  〔5〕[日] 松居直著,刘涤昭译《幸福的种子》,二十一世纪出版社2013年版,第93页。

0

Copyright @ 2013-2019 湖北中图长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鄂ICP备19004605号    To Top 五分彩app下载 大乐透走势图 江西快3 9号福彩网备用网址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 9号福彩网平台 9号福彩网APP下载 江西快3 山东群英会走势图 彩客网